书屋楼 > 香祖 > 第872章 异象频现

第872章 异象频现

作者:不问苍生问鬼神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书屋楼 www.shuwulou.cc,最快更新香祖 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舒长生从沉思之中惊醒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去,速速探查。”

    不久之后,即有天庭神将回来禀报:“方才疑似有大魔出现,已然消失无踪,只剩下一缕气机。”

    跟随车架附近的天神道:“天君,那似乎是个结丹境界的魔头啊, 就算不是结丹大魔,也是对应品级的异宝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安排一下,将其找到。”舒长生吩咐道。

    当即便有两名天庭神将带着一支天兵脱离大队,沿着气机闪势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舒长生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继续进行巡查。

    但没有过上多久,天空忽的昏暗下来。

    茫茫大洋,海天一色,原本是碧海晴空的清朗天气, 但忽然之间,天昏地暗,整个苍穹都变得黯淡无光,周围的气氛也变得异常压抑。

    这有些像是暴风雨来袭之前的景象,但和寻常暴风雨不同的是,昏暗之间,似有血色光芒凝聚,不久功夫就染红了整片天空。

    在这黑红二色交混的背景下,肉眼所见的一切都笼罩在令人心悸的恐怖氛围中,唯见天兵天将们所在的香云灵光闪耀,如同黑夜中的明灯照亮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舒长生眉头蹙起:“竟然能影响这么大范围的天象!”

    麾下部将道:“能够影响天象的,可不是凡物啊,方才派出去的那些兵将恐怕不够对付”

    舒长生道:“让他们小心一点,实在不行, 就先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也隐隐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,并不想让麾下的部将去冒险。

    “天君, 事情探查出了几分眉目,之前所见,的确是有天降奇物出现,但奇怪的是,所有目击的凡民都疯了”

    不久之后,舒长生回到自己在月光海中屯驻的所在,麾下部属即来回禀。

    他们还带了几名凡民进来。

    “血渊现世,血神王”

    “摩诃朵迦”

    “一切归于血渊”

    那些人疯疯癫癫,口中说着含糊的话语,不知道在念叨什么,众人好不容易才从中听出几个词,似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生活在这边的凡民百姓,已经查过祖宗多代,根本没有冥宗信仰或者对应的知识来源,即便此前多年间,这处海域为冥宗统治,也不曾把对应的东西植入此间”

    “不错,想要普及广泛的冥宗信仰,并不是那么容易,尸仙宗擅长征战和破坏,但在这方面,两百年来都进展缓慢, 这却是比烧香祭天的玄天信仰艰难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寻常的冥宗信仰,也只不过是信仰地府,鬼神之说,根本没有这血渊血神王之说”

    瘟部众神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总感觉这不会是件简单之事,且待问过天庭那边再说。”

    舒长生作为坐镇此间的统军大帅,自有办法直联天庭,掌握紧密的联络渠道,正好最近也到了例常通禀之日,便把最近的一些情况,连同着这次的发现报了上去。

    让舒长生有些始料未及的是,天庭方面异常紧张,第一时间就传下密令:“率军封锁海域,各方修士皆不得进出!”

    仅仅只是小半天功夫,长洲紫府宫,祖洲大衍宗的元婴境大修士也跨越界域,直接赶来。

    “二位前辈怎会来此,难道那血神王是什么了不得的大能高手?”

    舒长生有些惊愕,屏退左右之后,向两名仙门来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那血神王名唤摩诃朵迦,还真的是位不容小觑的强者,不过他已然不是这个时代之大能,而是数万年前,当代血海魔尊之前掌控血海的前辈高人!”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舒长生对这个回答意外之极。

    “天君有所不知,但凡修为境界达到了法身境之上,往往都拥有着自己的不死之法,而法身境,是化神中后期才能修成的果位。”

    “化神之后,修出本源,衍生法则,是为前期,而后铸就法身,圆融一体,是为中期,意志凝炼,不死不灭,是为后期

    这等人物,曾经修炼到了化神后期的顶尖境界,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去?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为何血海魔尊能够崛起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是因正道大能斩妖除魔,曾经重伤了他,血海不可缺人镇守,故而冥宗提拔血海魔尊继位,补了摩诃朵迦的空缺。

    摩诃朵迦当初也算是死过一回了,但却未曾真的彻底死去,就连我们也没有想到,他还能在今日回归”

    这种死了,又好像没死的状态,当真不是凡俗生灵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舒长生好歹也算是封神的人物了,严格意义上,他自己同样也算是已经死了,但却又没有彻底死去。

    故而稍作思忖之后,也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眼下的关键,并不是血神王摩诃朵迦究竟死了没有,而是他还能不能活过来!

    “当然,也有可能,那并不是血神王摩诃朵迦,或者说,不是他原本的意志和力量,而只是一丝残魂,亦或者传承之类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流落此间?”舒长生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当年,血神王摩诃朵迦就是殒落在东海!”

    舒长生闻言,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他突然灵光闪过,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辛钺奉命来此挖掘日轮山的遗迹,然后在这里镇守两百年,就是为了”

    两名仙门大修士对视一眼,道:“并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们解释一番,舒长生这才了解到,东海这边自古以来就爆发过多场旷世大战,几乎远古,中古,近古,每一个纪元都有大能高手在此间殒落,细究起来,已然埋藏着诸多绝世强者的尸骨。

    随着时过境迁,实体的物质已然消亡,但本源却未必见得流逝,反而在多年的流转之中不断重凝。

    倘若当中蕴藏有什么大能的残魂意志,就会逐渐聚合,重新显化出灵蕴微尘级别的存在,慢慢化为聻灵,残魂,神魂!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是可靠的复活之法,那些个大能高手也未必见得能够算计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这严格说来,只不过是末劫将至,沉渣泛起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这尘世看做是一个大池塘,平静之时,自然是一切都沉淀在下,但若有巨大的力量将其搅乱,譬如末世浩劫,那原本沉积在下的泥沙就会将水搅浑,这将极其有利于各种邪魔外道的孳生,当然,也有利于各种水藻,游鱼的成长

    眼下你的任务仍然还是提防辛钺,抵挡住他和麾下大军的攻势,其他的,自有我们解决。”

    两名大修士来去匆匆,不一会儿功夫,就离开大营,赶往事发之地。

    他们要根据此前发现的线索追寻对方踪迹,同时防范一切可能潜入人间的冥宗高手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东海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两名大修士暗中传来消息,血神王摩诃朵迦踪迹不定,未必见得成功复生,但疑有其秘宝或者残魂意志寄托之物出世,却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正在寻找有缘之人,阻止其复活。

    舒长生自是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通报宗门,让宗门知晓这边的变故。

    聂英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,找来池英庭商议:“这件事情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池英庭沉吟良久,道: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派人去看看,反正我们在那边也有历练弟子,跟着撞一撞机缘无妨。

    不过,若真说要如何积极主动,那就大可不必。”

    聂英智道:“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池英庭道:“眼下我宗的头等大事,还是自守山门,等待师尊功成出关。

    如若师尊顺利晋升化神,那等机缘,有和无都差别不大,若是不顺利那”

    聂英智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种关键时刻,就不必节外生枝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我们上次才在南海得益,就算真的找到机缘,也未必见得能够保住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便宜可捡,东海方面,让烟霞门和那些云游历练的真传弟子去敲敲边鼓,旁边观摩一下,重在参与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真要趟这浑水,并不现实。

    于是去信舒长生,告知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如今舒长生也算是被李柃扶持起来,成为独当一面的强者了,有他在那边照应,积香宗弟子参与进这件事情风险并不大。

    只要不贪得无厌,硬是掺和进最终的争夺。

    但让聂英智没有想到的是,他才刚刚把这封信传出,就又受到了来自西海烟波国的密函。

    “秽土传来消息,冥界大乱!”

    “秽土,冥界”

    聂英智猛然反应过来,这并不是西海烟波国的密信,实际上是通过烟波国传递过来,幽山鬼王赵子仁的密信!

    “昔年师尊靠着复活杜氏收服赵子仁,令他答应做积香宗打入冥界的暗子,此后便把联络方式交给了我”

    聂英智知道池英庭并不大理会这些庶务,因此向他解释此事的由来,免得他听了还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池英庭点点头:“此前师尊也曾告诉过我一些事情,倒是没有交代这缘由,这个幽山鬼王可靠么?”

    聂英智道:“从过往的表现来看,应该还是可靠的,不过光怪陆离不敌人心善变,他长居冥界,光凭昔年情分维系,也不见得可以完全信任,师尊早就交代过我,只把他当做一个消息来源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隐秘一笑,道:“我们在冥界,还有另外一个消息来源,也是更为高端,隐秘的来源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,正是方林!

    昔年方林借着正道反攻冥界之机进入那里,被白骨法王收去做了女婿,按理说来,长时间在外,同样不可轻信。

    但李柃自有与其维系往来的门路,也甚至其道体根基之所在,乃是离欲寂静之莲香。

    只要这一道基不变,其未来成就,证悟机缘就始终掌握在香道之手,仍然还是香道门人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这在世俗凡间只能凭着道德,舆论来约束,但在修仙界,靠的却是因果,名分。

    所以,相对而言,方林无疑比赵子仁要更加可靠。

    当然,赵子仁见识过李柃的手段,只要李柃还在,就难以生出反心。

    这两人完全可以相互制衡。

    方林所处的位置更远一些,通讯往来也没有赵子仁那么自由,但在聂英智启用了紧急联络的手段之后,还是隐约通过焚香传讯之法得知,冥界那边的确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中古时代,六道真人的本命法宝六道天轮现世”

    赵子仁所知的情报还没有方林具体详细,赵子仁只知道冥界陷入了混乱,却不想,竟然是这么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六道真人的本命法宝”

    池英庭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能在冥宗的地位虽然不如金钱道人在四海商会的地位,但论起修为实力,还有果位的成就,可是强上太多了!

    甚至有人说,这位已然合道炼真,成为了天道的一部分

    没有一个确凿的消息称其殒落,那些个中古大能,只要没有被证实当真殒落的,都有可能已经合道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的本命法宝,必定蕴含着六道轮回之力,这是完善轮回之道的一个重要机缘!”

    不需要其他解释,他们就明白,冥界之乱是从何而来的。

    黄泉宗的大能高手得知这个情报,想必早已倾巢出动。

    各方冥界妖魔鬼怪,草莽大能,肯定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谁都想要找到它,谁都想要拥有它。

    说不得,未来就成了新一代的六道真人!

    “也不知天庭是否知道这个消息”

    聂英智有些纠结了,这种事情,上报不是,不上报也不是,需得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最终他还是决定上报,只是不说那么具体罢了。

    如若天庭知晓内情的话,也不会来追问。

    而若天庭不知晓内情,同样不会过于在意。

    至于自家前往冥界进行争夺,这种事情想想也就罢了,根本没有能力做到。

    那些个拥有化神大能的势力,才有资格掺和进去。

    没过几日功夫,聚窟洲那边,百味门突然紧密联络,告知道:“天妖下凡,聚窟洲大乱!”

    几乎在此同时,濑耳岛那边的姚灵仙也传来急讯:“水魔宫震颤,似有异动!”

    聂英智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麻了。